房產資訊, 購房資訊

長租公寓短期盈利艱難 “搶灘”戰仍被打響

今年以來,隨著“租售並舉”的提出和各項利好政策的釋放,我國房地產市場正在從“重售輕租”邁向“租售同權”的新格局。

在租賃市場中,以政府為主體提供的公租房雖然解決了部分人群的租房問題,但是由於政府財力有限、公租房難以普羅大眾,以企業為主體提供的長租公寓越來越成為租賃市場新的“寵兒”。

隨著城市化進程的推進,房地產開發業務的增長天花板,似乎就在不遠處。以房地產開發為主業的房地產企業,似乎嗅到了長租公寓未來的新商機,盡管當下市場認可度仍較低,企業短期盈利仍艱,但壹場關於長租公寓提前布局的“搶灘”戰役正被打響。

近日,人民網記者走訪了北京、上海等長租公寓項目,試圖了解目前長租公寓市場這壹新興的商業模式的真實狀況。

在上海的租房市場,“老、破、小”占據主流,蝸居在80年代的老房子裏、在被房東催房租時真的難言“生活的美好”。在和房東的壹次口角之爭後,90後李佳(化名)嘗試地選擇了長租公寓。

“體驗還不錯,2500元在上海中環租到了壹間朝南的主臥,15平方米,還帶飄窗,屬於次新的小區,離地鐵口也比較近。” 李佳所租的自如公寓屬於分散式的長租公寓,在對次新房進行二次裝修後再轉租給租戶,從簽約到交租都在網上完成。

“沒有選擇那種集中式的長租公寓,因為價格太貴了,而且空間壓抑,多是單身公寓,面積小,而且同等地段和面積相比合租要貴1000元呢,用水和電還是商業收費。”

但是,自如也有令李佳不太滿意的地方,比如群租的現象,雖然規定了壹間房最多兩個人,還是會有“不速之客”留宿,而且,每年近3000元的服務費也僅限於上網免費和每月兩次公共區域的衛生打掃。

“房價太高了,即使買也只能買在郊區,生活和工作都有諸多不便,幸福指數感也降低,如果租金合理,而且租房和買房實行壹樣的落戶政策,甚至子女的義務教育也有相應的保障,就可以按照自己的能力壹步步實現安居樂業。”作為高校畢業的碩士生,已婚的李佳還是想留在壹線城市,為自己的理想打拼,不至於為了買不起房“逃離北上廣”。

其實,在走訪中,李佳只是長租公寓的租戶之壹,“性價比較差”是大部分租戶對長租公寓的看法。